◎郎永淳 吳萍著◎長江文藝出版社2014年2月出版
  《愛,永純》是《新聞聯播》男主播郎永淳和病中妻子生命沉澱之作,夫妻二人用各自的視角於中美兩地將家庭變故中的心路歷程逐一披露,深邃但不憂傷,溫暖且震撼人心。
  這是一份讓全體國人潸然淚下的愛的告白,告訴人們,愛的本質,是永純的。
  中餐館是個好地方,一個好的中餐館,方圓100里都有中國人來吃飯
  在美國,想認識個把中國人貌似很容易。
  我來之前非常發愁,在我住處方圓70公里我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更不用說是朋友。“我該怎麼過日子呀!”像我這樣一個非得和朋友扎堆才能生存的人,一想到老公做這樣一個決定,替兒子選擇了這樣一個位置的學校,我就心生怨氣。是流放我嗎?把我扔到一個鳥不拉屎荒無同類的地方�
  因此我膽怯、恐懼,又羞於說出口,所以我一直nervous著。後來發現,方圓70公里在美國沒有多遠,開車半個多小時就到了。而且,在美國,中國人結識中國人並不難。第一天,我和陪我來的好友lisa去中餐館吃飯,便和鄰桌的一對夫婦看對了眼兒,他們是北京人,來美國已經20多年了,是南康州大學的教授;隔幾天,我和老公一起再去這家餐館吃飯,居然被已經移民這裡16年的梅認出了老公,一聊才知道,她和我是老鄉,她的老公和我的老公是老鄉。今天,她邀請我帶著兒子去她家裡參加她耶魯大學同事的聚會,於是,我又混進了耶魯幫。
  總結經驗:中餐館是個好地方,一個好的中餐館,方圓100里都有中國人來吃飯,在那裡,你一下子就可以找到組織!
  對我和兒子來講,到美國人家裡參加Party很新奇。兒子現在正有點自閉,我得多帶他出去看世界才行。我身心愉悅地開著車,兒子在后座上叨叨咕咕地背英文單詞,間或還會跟我聊兩句籃球,雖然我不懂,但那一刻仍然讓我覺得溫馨幸福。
  但美國人的Party和我們中國的請客吃飯可不一樣,人家在寫邀請信給你的時候就會說,You are welcome to bring potluck(s).——歡迎你帶餐前來,而且你帶的餐還可以是複數。我沒有條件做菜,於是我決定去餐館打包一個。但到了餐館才發現,因為出門時太nervous,居然沒帶錢包,這下糗大了!回去吧,已然是來不及了,不回去又該怎麼辦呢?還是兒子聰明,他建議我去賒賬。賒賬這件事我只在小說里見過,這輩子都還沒有實踐過啊。不過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結果餐館老闆非常爽快,“沒問題,你也不用來送錢,只要今晚回家打電話把你的信用卡卡號告訴我就行了。”真沒想到,我到了美國連賒賬這事都幹了。
  開車20公里到了梅的家。一個獨棟的小樓,地上兩層、地下一層,一樓是客廳、餐廳、廚房、衣帽間等,二樓是四間卧室一間書房,地下一層基本閑置,支了一個乒乓球案子在裡邊。開發商提供的內部裝修很精緻,乾乾凈凈的白色木質。這樣一幢房子在美國屬於中等稍好水平,加上前後院草坪,占地面積1000多平米,房子的使用面積有500平米左右(不算地下一層),嶄新的房子售價54萬美元,對比北京的房價,真是令人唏噓不已。
  因為梅是用英文寫的邀請信,我還以為到場的一定會有美國人,其實,一個美國人也沒有。不對,我們可以換一種說法,來的全是黃種美國人。他們多是移民美國十幾二十年的中國人,基本都在耶魯醫學院做教授。他們當中很多人已經與中國斷絕了聯繫,不過互聯網太發達了,他們仍然熱衷於談論中國的政治,包括薄案。他們對中國當今的政治形勢並不反感,但對環境及教育卻頗有微詞。客人當中有兩三個和兒子差不多年紀的孩子,但是,兒子仍然自閉著,沒跟他們有多少交流,可能是因為那些孩子雖長著中國人的臉,但中文很差,或者根本就不會說中文。他們都在公立學校讀書,與兒子這個來自中國讀私立學校的學生好像也沒什麼共同語言。
  Party並不像想象的那樣觥籌交錯,女主人親自做了三五道菜,加上大家帶來的各式菜餚倒也頗顯豐盛,大家只是三五成群地閑聊著,品著紅酒和雞尾酒,間或還有人卡拉OK兩嗓子,很隨意溫馨。這些華裔美國人對我相當熱情,紛紛留下電話希望能夠幫上我。但不知為什麼,我居然產生了一個很奇怪的念頭:十年以後,我的兒子會成為什麼樣子呢厥唬�  (原標題:愛,永純)
創作者介紹

傢俱木工

hn25hnfvg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