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湖北咸寧實驗小學升旗儀式上,副校長洪耀明為了兌現承諾,當眾親吻豬。
  新京報訊 (記者蕭輝 實習生曾慶雪)4月28日早晨,湖北咸寧實驗小學升旗儀式上發生有趣的一幕:副校長洪耀明在眾目睽睽下親吻一隻小豬。
  洪耀明昨日告訴新京報記者,親吻小豬是為了鼓勵學生們養成不亂丟垃圾的習慣。
  洪耀明在咸寧實驗小學任教27年,主管學生德育工作。他介紹,學校門前的街道髒亂,學校採取派人督察等方式整治,效果不明顯。為此,他承諾:只要學生們不亂丟垃圾,路的衛生狀況得到改觀,自己就在一個月後的升旗儀式上當眾親吻一頭小豬。
  學生被這一新奇承諾點燃了熱情,亂扔垃圾現象明顯減少,學生還主動撿地上的垃圾。
  一個多月來,校園和道路衛生情況有了很大改觀。於是有了洪耀明親吻小豬的一幕。
  ■ 對話
  洪耀明:孩子們做得很棒,我要回報他們
  “不能再等,就親這頭!”
  新京報:怎麼會想起用親吻小豬這種方式鼓勵學生?
  洪耀明:我讀書時看到過美國一個例子,堪薩斯州一名小學老師許諾,如果學生們的數學測驗通過率達到80%,就當眾與豬親吻,結果學生的學習熱情空前高漲。我受到這個例子的啟發,臨時起意,給了學生承諾。
  我看到孩子們的臉上表情很興奮,就知道這一招能把孩子的心理興奮點點燃。
  新京報:為了鼓勵學生,以前採取過別的措施嗎?效果怎樣?
  洪耀明:傳統的教育方式我們也用過很多,設置紅領巾的監護崗,升旗儀式上宣講等形式,取得的效果不明顯。以前還提過獎勵書包、文具,但看他們的表情知道他們沒多大興趣。
  新京報:許諾言時,真的想到會有一天要親吻豬嗎?
  洪耀明:我承諾後,有老師提醒我說,“豬肉好吃,豬嘴難親,怕是不好兌現呀。”
  但我一旦許諾,就一定要做到。孩子們做得很棒,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回報他們,我就豁出去了。
  新京報:親那麼大的豬,沒有打過退堂鼓嗎?
  洪耀明:許下承諾是3月10日,半月前就應該兌現。半個月前我去養豬的朋友家看中了一頭小豬,十來斤,蠻可愛的。但最近兩周下雨,升旗儀式不能如期舉行。
  上周日我去看小豬,好家伙,半個月就長到40多斤。我頭一下子大了,想再找頭小豬,但怕一再拖延,學生們認為我在騙他們。不能再等了,就親這頭!
  “兒子給我點贊”
  新京報:親吻豬的過程順利嗎?
  洪耀明:不順利。朋友給豬洗了個澡,裝在塑料袋里抬到學校,結果半路豬大便了,身上沾滿了髒東西。學生們主動把豬又清洗了一遍。被抬到操場上,豬大張著嘴,嗷嗷叫。我湊近一看,豬嘴裡的哈喇子流得很長。
  豬掙扎得很厲害,我就用手按住豬鼻子,閉著眼睛親了一下鼻子。後來還有學生起哄,說讓我再親豬的嘴巴。
  新京報:親吻豬是什麼感覺?
  洪耀明:說實話,當時很緊張,真的怕豬咬我。我還準備了一把牙刷,在親豬前,讓學生主持人象徵性地給豬蹭蹭嘴,想告訴學生講究個人衛生很重要。
  後來有學生問我親吻小豬的感覺,我就說:“豬的哈喇子非常鮮美,你們要不要嘗嘗?”
  新京報:你的家人是怎麼看待你這種行為的?
  洪耀明:上午親小豬的照片流傳到網上,中午就接到在北京讀大學的兒子的電話,兒子說:“老爸,這樣的事情只有你才做得出。”兒子給我照片點了贊,並轉發到他微信朋友圈裡,引起他的同學大片點贊。兒子也把網上質疑我的評論轉發給我,叫我不要在意。
  我老婆也是個幽默的人,她跟我開玩笑:“你跟豬親嘴了,碰不得了。”
  “我不在意沒面子”
  新京報:有人認為,為人師表,應該註意形象,認為你與豬親吻有失師道尊嚴,你怎麼看?
  洪耀明:的確有人說我這麼做,掉價,沒面子。我不在意。
  中國傳統教育認為,老師應該穿得正統,說話嚴肅、冠冕堂皇,我認為這是形式上的,我認為合格的老師應該“挺胸從教,俯身放下”,要放下身段,與學生打成一片。
  新京報:有人擔心這種激勵方式並不能養成學生長期的文明行為,之後垃圾繼續扔,難道你還親吻豬嗎?或者你會採取新的花樣?
  洪耀明:好習慣是逐漸養成的,學生堅持了一個月,基本養成了一個好習慣。我兌現承諾後,校園和道路仍然保持很乾凈。親吻小豬只是一個激勵性的點綴,偶爾一用會有效果,不能常用。平時的教育我們也很註重,促使他們養成日常文明習慣。
  我還計劃讓學生們自己參與決定達到目標後要什麼獎勵。只要在合理要求內的,學校會考慮滿足他們。
  新京報:有人質疑:不亂扔垃圾本是無條件應做的;現在卻變成為了一個獎勵去做,這樣會慣壞學生們。你怎麼看?
  洪耀明:有人評價我是“黔驢技窮,山窮水盡。”我不在意。目前針對小學生德育教育經驗有成效的不多,時代在變化,教育手段也在變化,要針對他們的特性,採取更人性化的手段。這一新鮮的激勵,學生們表現很好,能達到實際效果就挺好的。
  新京報:網友稱你為“中國好校長”,你是怎樣看這一稱呼的?
  洪耀明:網友的評價有正面有負面,我都不在意,網絡評價只是一時的,幾天后就過去了,但對學生的教育是長久的。
  我認為作為一個好校長,既要把學生當做平等的人又要把他們當做小孩來對待:多與他們互動,多征求他們意見,不要苛責他們,允許他們犯錯,給他們成長的空間。
  汪貝寧,小學五年級學生
  學生汪貝寧:
  “校長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
  新京報:洪老師承諾,你們不亂扔垃圾,他就親吻小豬。你開始相信他的話嗎?
  汪貝寧:一開始不相信。之前有老師跟我們承諾,如果你們做到什麼,我就跟小狗親吻。但是後來我們做到了,那個老師沒做到。
  洪校長承諾後,我們在路上看到他會經常追著問:“校長,你看街道乾凈了嗎?”其實是暗示他要遵守承諾。
  新京報:你們不往地上亂扔垃圾,僅僅就是想看看校長親吻豬嗎?
  汪貝寧:很多同學是想看校長親吻小豬,我也想看,覺得這個場景一定會很好玩。
  新京報:看到校長親吻豬,你們什麼感受?
  汪貝寧:場面有點混亂,大家都很興奮,前排的同學大笑,後排的同學跳起來看,還有人去拍照。
  校長真的親吻豬了,我覺得校長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說話算數。
  新京報:還想看校長親豬或者別的動物嗎?
  汪貝寧:不想看了。校長這樣做沒面子,我覺得太委屈他了。看到網絡上有人嘲笑校長,我覺得心裡不好過。校長是個很和藹可親的人,我們都很喜歡他,不希望他被人指指點點說,“他就是那個親豬的人。”
  新京報:以後校長不親吻豬了,你們還能做到不亂扔垃圾嗎?
  汪貝寧:能做到,在乾凈的校園裡獃著很舒服。如果別人亂扔東西,我會主動把它們撿起來,扔到垃圾桶。  (原標題:“親豬校長” 老師應“挺胸從教,俯身放下”)
創作者介紹

傢俱木工

hn25hnfvg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